双翼励志网

高三励志演讲稿坚持到底

分类:高三励志作者:正能量奋斗者 时间: 阅读: 0次

前言:“在金融界,大量的巨款来得太容易,摧毁了里面的每个人。”

“我必须找出聪明的投资者在做什么,我会密切关注每一个聪明的投资者。”

"专业化通常是最合适的途径。就我个人而言,我更喜欢涉猎广泛的学科,但专攻一门学科的人往往能取得更大的成绩。专攻一个领域的人知道的比其他人多。”

以上,都来自巴菲特的黄金搭档芒格在2017年《每日日报》年会后与投资者的谈话中的讲话。

芒格总共回答了83个问题。他不仅对王传福、马斯克、贝佐斯、爱因斯坦、陆离和贝夫人发表了自己的评论,还对中国的奶粉污染事件、所罗门事件和通用电气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Munger说他必须耐心投资。50年来,他一直在阅读一本杂志,并找到了赚取4亿到5亿美元的机会。

相信聪明的投资者,耐心阅读这83个问题后,你会发现更多关于“聪明的投资者”芒格在做什么并从中学习。

问答由冉冉(RANRANRAN)翻译,《聪明投资者》被授权重印并与大家分享。

Q1:你每天的阅读习惯是什么?

芒格:当我早上起床时,我会先看三四份报纸。总有两三本书被选中。同时阅读它们,并来回改变它们。这是我一生养成的阅读习惯。

Q2:你看什么报纸?

芒格:华尔街日报,纽约时报,金融时报,洛杉矶时报.

Q3:你没读过《每日期刊》吗?

芒格:不看书。

Q4:(关于延迟满足的问题。)

芒格:学习医学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学习医学院很难。你学习医学时有什么乐趣?当你学习并成为一名真正的医生时,你的生活会更好。这是延迟满足。

Q5:查理,你是撒玛利亚慈善医院的院长。你认为怎样才能减少医疗费用?

芒格:我一生中赢了太多次了。我想我应该输一次。我知道开一家医院很难,但我还是开了。直到我做了,我才知道。这真的很难。

Q6:我怎样才能帮助我的孩子避免嫉妒、嫉妒和仇恨?

芒格:不可能。

Q7:你如何评价它?

芒格:没有固定的估价方法。有些事情我们知道不能做也不理解,所以我们不去碰它们。有些事情我们很熟悉,我们愿意投资。我们没有一套固定的规则或精确的公式。

对于我们现在正在进行的一些投资,我们只知道这些机会比其他机会稍好。过去,我们现在正在进行的许多投资对我们来说根本是不可能的。我们以前不可能像苹果一样购买股票。

Q8:(一个关于托德·康布斯的问题。他怎么认识查理和沃伦的?)

芒格:托德是个非常直接的人。许多人想为伯克希尔工作,我收到了许多信件。有一次,一个男人给我寄了一张支票,他在支票中说,“我给你寄了一张50,000美元的支票。我愿意付钱给你为你工作。”

我把这张支票寄回来了。我认为这个人很独立。他真的是一只不怕老虎的新生小牛。我甚至钦佩这个年轻人。我年轻时精力非常充沛。

不幸的是,我不是在找一个刚刚上路的年轻人。我在为战争的结束而战。所有93岁的老人,我们怎么能不遵循结束战争的常规呢?

Q9:查理,最近很多人走到零售商面前抗议特朗普品牌产品的销售。你怎么想呢?

芒格:这完全错了。年轻人不应该这么激烈,以为他们什么都知道,想让世界听他们的。年轻人仍然学习更多,在街上喊口号更少。

我不支持这些抗议者。年轻人在街上大声喊叫。我鄙视这样的年轻人。我不同意。

如果希特勒掌权,年轻人走上街头抗议,当然没问题。否则,年轻人仍然会喊更少的口号,更诚实地学习。这些年轻人应该向中国人学习更多。

Q10:查理,我想问你一个关于房地产的问题。我觉得房地产比股票更容易估价。我认为从事房地产比投资股票市场容易。

芒格:如果你投资房地产,问题是,你知道,其他人都知道。你与之竞争的人和你的对手基本上都是熟悉小区域和小地方的人。

他们知道的比你多。当你去房地产时,你可能会遇到许多混蛋、骗子和经纪人。这不容易,这不容易。

你认为这很简单。你看,许多少数民族,亚洲人,犹太人和印度人,都喜欢从事房地产。这些少数民族是非常聪明的人。他们认识很多人,知道房地产生意的诀窍。

房地产市场的一个好机会,新人甚至可能不会触及边缘。对于新来的人来说,房地产生意不好。

股票不同,人人平等,只要你足够聪明。在房地产市场,好机会一出现就被其他人夺走,新人根本没有机会。股票市场的大门永远是敞开的。

房地产类似于风险投资。在风险投资行业,有一个积极寻找红杉的好机会。你也可以创办一家风险投资公司,“李二狗风险投资公司:初创公司来找我!”如果你不饿死。

做出选择时,不知道自己在比赛中的位置是不好的。房地产生意很难做。

你认识那些经营汽车旅馆的印度人吗?他们比你更了解汽车旅馆。

他们住在特莫的汽车旅馆里。他们不交税,不买五险一金,他们赚的每一分钱都用来翻新和购买汽车旅馆。你敢和帕特尔竞争吗?我不敢.我不敢。

Q11:你和沃伦做生意已经这么多年了。你很擅长判断人。打扰一下,你和沃伦是怎么判断人的?你有什么经验或教训吗?

芒格:沃伦家里有一些非常好的人,例如弗雷德·巴菲特,我在他手下工作。沃伦和我周围都是一些我们非常熟悉的好人。这些好人是我们的基准,我们用他们作为参考标准。

当我们看待他人时,我们会从个性和能力等各个方面对他们进行比较。可以说,我们脑子里有很多数据,这对我们判断人非常有用。这是我们固有的优势。我们能做得更好,不是因为智商,而是因为一些不同的本性。

Q12:你能谈谈哈里·博尔特尔吗?你怎么认识他的?

芒格:我们曾经在一家生产电子产品的公司一起工作。当公司陷入严重困境时,哈里通过精简公司帮助公司度过难关。后来,沃伦收购了一家需要精简的公司,但沃伦自己做不到。所以,我把哈利介绍给沃伦。哈利做到了。

Q13:查理,请告诉我你在所罗门兄弟公司的经历。你感觉如何?

芒格:通过这次经历,我发现因为投资银行赚得太多,杠杆作用太容易,一种充满嫉妒、怨恨、疯狂和贪婪的文化已经出现。像投资银行这样的公司尤其难以管理,所罗门公司当时完全失控。

投资银行的人对嫉妒感到愤怒。一个人收到300万美元,当他看到另一个人收到400万美元时,他怒不可遏,气恼不安。投资银行尤其难以管理。在金融领域,大量大笔资金来得太容易,摧毁了所有人。

Q14:查理,你觉得苹果怎么样?

芒格:我们以前不可能投资像苹果这样的公司。我们对苹果的粘性了解不多。苹果现在真的吸引了一群忠诚的用户。它能继续这样做吗?它能持续多久?

我不知道。我只是认为苹果很有可能在未来保持强势,所以我们购买了它的股票。

我已经说过,我们在这支股票上的优势很小,我们没有比别人更大的优势。我们过去发现的投资机会正是我们所知道的。我们不能输。

现在我们买苹果是因为我们找不到曾经拥有的机会。我们只比苹果有一点点优势,不是说我们看到了一些其他公司没有看到的大逻辑,也不是说我们找到了稳定的投资。

手里有这么多钱,他必须找个地方投资。他过去找不到任何好机会。他只能投资于他现在能找到的最好的机会。

钱太多,我担心去哪里投资。这是一件好事。当我们有太多的钱投资时,我们怎么能抱怨呢?投票不好,因为我们很富有。

那一年买可口可乐时,我们买了100万股可口可乐。花了我们8个月的时间,我们买下了每日营业额的一半。转移大笔资金并不容易。

Q15:你很了解约翰·博格尔吗?

芒格:不完全是,一两次。他的方法正确。大多数人都赢不了指数。他跟上了指数。他的想法成功了,他成功了,他是对的,做得对。

他是个新奇的人。我认为他不会做其他任何事。他一生都想出了这个好主意,而且一生都坚持这么做。够了。

他是一个典型的例子。想出一个好主意,坚持下去并取得成功。没有必要有很多好主意,一个就够了。

约翰·伯杰

Q16:你能谈谈比亚迪吗?

芒格:比亚迪的投资也是我们之前不可能做的事情。在最初与比亚迪接触时,比亚迪的股价尤其低迷,这是一只符合格雷厄姆标准的股票。当时比亚迪已经走出创业阶段,但它仍然是一家非常小的公司。

Q17:你认为比亚迪将来能在美国投资基础设施吗?

芒格:没有。比亚迪正在研究单轨列车,未来将在中国投资单轨列车。

Q18:比亚迪不可能在美国建造单轨列车吗?

芒格:在美国建造单轨铁路。你做梦去吧。单轨铁路不能在美国发展。中国不一样,可以拿到工作证,据说是中国做的。

Q19:能量储存在哪里?你认为比亚迪的业务能进入美国吗?

芒格:当然。能量储存是必要的。太阳能和风能都需要随着时间推移转移能量。储能是一项大生意。

Q20:投资比亚迪时,如高三励志演讲稿坚持到底何比较比亚迪的内在价值和市场价值?

芒格:很难评估比亚迪的投资。我们也从中学到了一些东西。

当我们第一次购买时,我们知道根据比亚迪当时的情况,风投们应该愿意出三倍的价格。从风险投资的角度来看,比亚迪非常便宜。我们认为,从风险投资的角度来看,比亚迪是值得投资的,因为王传福取得了一些显著的成就。

一般来说,比亚迪在当时是一只便宜的股票,但你必须有不同于他人的知识和视野才能发现它的价值。比亚迪这个机会,是陆离发现的,没有陆离的帮助,我当然不了解比亚迪。

投资比亚迪后,我遇到了王传福,尽管他一句英语也不会说。王传福是个天才。他聪明、诚实、专注于自己的事业,热爱自己的公司。他可以掌握最尖端的技术,做别人做不到的事情。

王传福和巴菲特

Q21:那么,你在这项投资中主要是定性的,对吗?

munger:部分基于比亚迪的成就,部分基于我赌骑师的决定。

王传福手下有大量年轻的中国人。这些年轻员工特别能干。他有23万名员工,而伯克希尔有46万名。他的员工足够多了。这个庞大的团队可以实现我们无法想象的事情。你说得对,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我赌的是人。

Q22:你认为王传福和伊隆·马斯克相似吗?

芒格:不一样。王传福非常清楚自己能做什么,不能做什么。艾伦·马斯克认为他可以做任何事。让我打赌,我更喜欢选择一些有自知之明的人。

Q23:你认为亚马逊的贝佐斯有自知之明吗?

芒格:贝佐斯比我们想象的还要神奇。贝佐斯是一个极其聪明和雄心勃勃的人。我永远不会和杰夫·贝佐斯竞争。

Q24:如果格洛兹现在来找你,让你创建一个新公司。你写了一篇关于如何通过“把200万美元变成2万亿美元”来创建一个2万亿美元的公司的文章如果格罗兹今天来找你,让你创建另一家公司,你会怎么说?

芒格:我不能说。事后我提到的例子完全是明智的。我先知道结果,然后编故事。解释过去比预测未来容易。

这篇文章最初是一篇演讲,而我的演讲是失败的。后来,这篇文章也失败了。我真的觉得我可以从这篇文章中学到很多。你的铁粉可以从中吸取教训。

对于大众来说,他们只会在看完之后感到无聊,有些人甚至可以看到自己睡着了。虽然普通人无法理解,但我还是决定将这篇文章收录在《华盛顿邮报》中。大多数人根本不懂基本的心理学知识。

Q25:查理,你为圣巴巴拉大学物理系做了一件好事。

芒格:我刚刚建了一栋大楼。

Q26:那栋建筑真的很漂亮,设计得很好,建造得也很好。

芒格:很好。有头脑和无尽的金钱可以做很多好事。

Q27:你考虑过建立马槽图书馆吗?

芒格:不,我在UCSB大学建造另一栋宿舍楼。

Q28:(一个关于美国的问题,美国变弱了吗?)

芒格:我认为美国经济和美国人民仍然有很多优势。部分原因是我们从其他国家吸引了许多人才。你看,我们已经从中国、印度甚至日本吸引了许多优秀的人才。许多杰出的人才来到了美国。

过去,来到美国的人很穷,这对当时的美国不是很好。现在来到美国的中国人不是中国的穷人,而是中国的富人。他们学习成绩优异,是中国成功家庭的孩子。

来到美国的印第安人也是如此。我确实遇到过来自贱民的印度人,他们通过在印度顶级理工学院学习而成名,但我遇到的大多数印度人来自印度的上层阶级。美国已经从印度吸引了最好的人才,这对美国有好处。

Q29:这对中国和印度来说是坏事吗?

芒格:他们都是人,还有很多天赋。他们从来不缺人.人口基数如此之大,我们总能从中找到优秀的人才。

Q30:你告诉我们有机会的时候要抓紧时间。我可以问一下你是否有什么清单可以帮助你在机会到来之前做好准备,在机会到来之后抓住它?

芒格:如果你没有做好充分准备,你就没有勇气抓住这个机会。当我购买《每日日报》投资组合中的股票时,只花了我大约一天的时间。我为什么能这么做?因为我了解美国银行,所以我生活在这种文化中。

我认识美国银行的银行家已经很久了。我非常清楚美国银行是好是坏,我也非常清楚它有什么问题。简而言之,我知道很多。我尤其了解富国银行。我非常了解美国银行。

Q31:那天你买的时候,是用现金还是杠杆直接买的?

芒格:没有杠杆,我有现金。

Q32:你觉得墨西哥小吃和食品安全怎么样?

芒格:我可以回答这个问题。人们对食品的信任是食品公司的生命线。一旦出现食品安全丑闻,公司就完蛋了。

好市多尽力确保食品安全。即便如此,我们偶尔也会遇到一些相对较小的食品安全问题。没有人能完全避免这个问题。我们确实尽力避免食品安全问题,并尽快解决它们。

有些公司一度粗心大意。众所周知,百胜旗下的肯德基在中国遇到了问题,肯德基受到了沉重打击。任何食品公司都负担不起食品安全问题。

中国有些人制造假婴儿奶粉。中国立即判处肇事者死刑,并直接处决他们。上诉没有拖延。为了赚更多的钱,连孩子都受伤了?这样的人,永远不要放手,直接下地狱。

Q33:查理,你觉得特兰达因怎么样?

芒格:我没听说过特兰达因。

Q34:它是一家飞机零部件供应商,客户是波音、空客以及航空和国防公司。最近,特兰达因被比作维拉提。我想知道你怎么想的。

芒格:我没听说过特兰达因。一般来说,政府容易作弊。许多获得政府国防合同的公司都是伪造的。很自然,供应商也纷纷效仿,欺骗成了整个文化的一部分。这可能更危险。我从未听说过特兰达因。

Q35:35:维拉提现在改变了它的方式吗?还是仍然像下水道一样脏?

芒格:我认为应该好得多。一个左手被砍断的小偷不敢偷它,因为害怕他的右手会被砍断。

Q36:你认识哈佛法学院的萨姆纳·雷石东吗?你认为他应该如何安排他的继任计划?

芒格:我还没见过夏·雷石东本人,但他比我早几倍上法学院,所以我注意到了他。夏天的雷石东是一个非常奇怪的人。几乎没有人喜欢他。他是一个特别凶猛的人。很少有人喜欢他,包括他自己的妻子和孩子。这就是他的工作方式。

在我的一生中,我一直用像夏天雷石东这样的人作为反面例子来提醒自己不要像他们一样。他年轻时没有多少钱,但他很有技巧,擅长打架。有一次,发生了火灾,所有的火都烧到了他的手里。他从未放手。他是一个意志力极强、智商很高的疯子。

不幸的是,没有人喜欢他,也没有人喜欢他。他老了以后,有了第三个妻子,她对他撒谎了。其他人一次又一次地离开了他。谁想像他一样生活?然而,夏天的力量和智慧真的很罕见。他不在乎别人是否喜欢他。

我不在乎95%的人是否喜欢我,但是5%的人,我真的希望他们喜欢我。

Summer雷石东

Q37:一些较小的电视网有高质量的内容和著名品牌,如维亚康姆。你怎么想呢?你认为他们的未来如何?

芒格:根据我多年的经验,我总的感觉是电影业非常困难。没有多少公司在电影业生活得很好。

我真的不知道如何制作像《穷查理宝典》这样的电影,也不知道如何高价出售。让别人赚这么辛苦的钱。电影业的生意很难做。如果你只有一条路可走,而且非常擅长,你只能进入这个行业,否则你别无选择。至于我自己,我甚至不想去想我不擅长的事情。

例如,网飞。谁是《星球大战》的制作人?支付《纸牌屋》的那个?对了,我是小威尔莫特·雷德·哈斯汀斯.该节目最初被HBO拒绝,网飞接手了。

HBO是愚蠢的。它已经在英国着火了。在美国不可能不着火。然而,我真的对这个行业没有兴趣。我不想让自己变成像小威尔莫特·雷德·哈斯汀斯那样的人.

Q38:你知道价格俱乐部的创始人索尔·普莱斯吗?他怎么样了?

芒格:我非常了解他。他是一个非常好的人。他有点脾气,但他是个非常好的人。一个值得尊敬的人尤其值得尊敬。

你知道他为什么喜欢好市多吗?他认为好市多赚了一大笔钱。仔细挑选好商品,以低价卖给顾客。是的,他赚的钱非常干净,而且他做生意做得很好。我特别钦佩索尔·普莱斯。

Q39:你认为沃尔玛会变成西尔斯吗?

芒格:不会太久了。

Q40:随着科技的飞速发展和信息的透明,你认为公司的护城河越来越脆弱了吗?

芒格:我们前辈修建的护城河也不够坚固。这是非常自然的事情。以我的一生为例。杜邦正处于巅峰时期,通用汽车是世界上最强的,更不用说柯达了.嘣,嘣,都崩溃了。世界一直在变化。永远成为赢家太难了。

看,日报的生意很难做。我们必须进行计算机编程和软件开发。我们必须在任何地方做生意,与世界各地的政府机构打交道,甚至去澳大利亚发展市场。我们仍然只是一家小公司。这太难了。如果我们不这样做,我们能做什么?只有像其他报纸一样,我们才能死去。

Q41:请告诉我们有关航空公司的情况。航空公司的现状与20年前有何不同?

芒格:我对航空公司了解不多。我现在只知道航空公司比以前更加集中,航空公司是不可替代的。人们总是飞行,好像没有什么可以代替飞机。

此外,航空公司比以前少了。过去,任何人都可以建立一家新的航空公司。过去,有许多年轻人。飞行员工资低,没有工会。

新航空公司一成立,就立即发起价格战。在连续几年的价格战中,这家航空公司的业务遭到了破坏。即使在今天,恶性竞争仍在继续,总有人愿意战斗。一些政府运营的航空公司总是喜欢通过竞争展示自己的实力。

我不认为航空公司是好企业,投资航空公司不是我们找到的好投资机会。

我们的出发点是,经过长期的斗争,这个行业受到了足够的打击,整体环境与过去相比有所改变。在航空公司,我们只比别人有一点点优势,没有机会赚钱。

Q42:油价上涨会影响航空公司吗?

芒格:从长远来看,油价不会对航空公司产生太大影响。从长远来看,即使油价翻番,也不会对航空公司产生特别大的影响。一百多人乘坐同一架飞机远航,这是一种非常有效的交通方式。对于那些坐飞机的人来说,这种旅行方式是值得的。

此外,众所周知,将来不可能在上海这样的大城市增加机场。许多机场都固定在那里,吞吐量只有这么大。现在许多机场的吞吐量已经饱和。目前的情况显然比过去好,但我不确定航空业会有多好。

还有一件事,机票是预付的,没有会计期间。许多航空公司租用飞机。一旦航空公司赚钱,它可以在很短的时间内迅速积累大量现金。

Q43:你为什么不买捷蓝航空的股票?

芒格:我不知道是哪家航空公司。沃伦和我一样也不知道。我们一起打包购买,购买整个行业,而不是押注一家航空公司。

Q44:你和沃伦是怎么知道航空和铁路这两个行业何时回归理智并扭转局面的?

芒格:在铁路行业更容易。我们一直在等待,直到一切结束,我们将进入网站。航空公司还没有结束,但故事应该是相似的。多年的合并和破产。已经有三家、四家、五家和六家大型航空公司破产。

Q45:那么,即使你不重视铁路公司和航空公司的业务,50多年来你一直密切关注这两个行业的发展?

芒格:是的。我告诉过你要有耐心。我读了50年的《纸牌屋》杂志。50年来,我只在《Barron’s》找到一个投资机会。

通过这个机会,我几乎毫无风险地赚了8000万美元。我把这8000万美元交给陆离管理,陆离把它变成了4亿美元或5亿美元。可以说,读了50年《Barron’s》之后,我找到了一个投资机会,赚了4亿到5亿美元。

你认为我说的对你有用吗?这可能没用,不是吗?如果不起作用,对不起,这就是现实。你不能这样对我,我也不能。我没有找到很多机会,我找到的机会不容易找到,但是一旦找到,我就不会手软。

Q46:你提到的机会是什么?

芒格:这是一家小公司,一家汽车零件和烟蒂供应商。

Q47: KW公司?

芒格:没有。是哪家公司?我忘了我的名字。这是一家小公司,似乎生产门罗减震器。其股票价格为1美元,垃圾债券价格为35美元,利率为11.375%。

我买下了它的垃圾债券,并得到了公司支付的利息。利息收入超过30%。此后,垃圾债券直接升至107英镑,该公司将其赎回。后来,它的股价从1美元涨到40美元,我以15美元卖掉了它。

问题48: 《Barron’s》文章说了什么?

芒格:文章说这种股票非常便宜。你说它很有趣吗?看了50年后,我只拍了一次。

Q49:你在这只股票上赚了15倍。花了多长时间?

芒格:大约两三年。

Q50:你买这只股票花了多长时间?

芒格:大约一个半小时。

Q51:这是一家汽车零部件供应商。你喜欢这家公司的什么?

芒格:根据我的经验,我可能知道汽车二级市场的粘性。我也知道门罗减震器需要为旧车更换。我很清楚这支股票太便宜了。

当时我不知道我一定会赚钱,但有一点我很清楚,那就是它的债券价格只有35元。可以看出,人们特别担心公司会破产。

Q52:查理,你如何定义能力圈的边界?

芒格:每个人都不一样。你必须知道你能做什么,不能做什么。当概率不在我这边时,我从不赌博。

我从未在赛马或赌博中赔钱。概率不在我这边,我根本不玩。即使只是娱乐,如果可能性对我不利,我也不会参与。

有时,我也会和比我强的对手打桥牌,但我只想向大师们学习。不学点东西,我不会和上级打架。我只是不喜欢用概率做正确的事情。

Q53:关于你之前管理的合伙基金的信息很少。你能告诉我们你在管理自己的合伙基金上所做的投资,并给我们一个具体的案例吗?

芒格:那时,我做了很多投资。那时候,我们做事件套利。一家公司的发行价是每股100美元,股价是95美元。这样的机会已经存在了60年。如果一家公司以95美元加上杠杆的价格进入市场购买股票,它很容易获得20%的年化回报率。

60年后,格雷厄姆·纽曼基金、沃伦和我可以通过套利活动获得20%的年回报率。

为什么会这样?股票经纪人都接受佣金。在宣布要约收购后,所有股票经纪人都打电话给他们的客户说,“你的股票飙升了。快卖掉它。”股票经纪人收取佣金。因此,傻瓜开始卖了。我们能不能不赚钱?

现在不行。事件套利没有那么有利可图。竞争太激烈,践踏太严重。当时情况并非如此。那时候有很多投资机会,但现在我们做不到。

Q54:我和里克·格林谈过了,他说如果他今天是个年轻人,他永远不会设立基金。他说,最大的困难不是资本太大,因为伯克希尔太大,无法投资大公司。最大的困难是曾经存在的机会现在已经没有了。

芒格:没错,否则你们为什么大老远跑来参加这个会议?

Q55:查理,你觉得约翰·马龙怎么样?你认为有线电视行业未来的护城河如何?

芒格:我对有线电视行业不太乐观。坦率地说,有线电视的特许权是通过贿赂获得的。一想到通过贿赂获得特许经营权,我就觉得太肮脏了。我想尽可能远离。因此,这个行业一直被我直接忽视。我不想碰这个行业。

马龙可以说是一个有能力的人,偏执且不爱纳税。他事业非常成功。反正我被直接忽略了,我不想碰东西,我不会碰的。我只有这种自由,我不想碰东西,我不能碰。贿赂换取特许经营权.我不喜欢它。我以前从未研究过这个行业,现在不想去想它。

电影业,我也不喜欢。这总是一件坏事。忠诚的工会、疯狂的经纪人、歇斯底里的律师、吸毒成瘾的白痴电影明星。这不是我的菜。我一点也不想碰它。不碰那些东西没关系。我喜欢投资很多东西。

伯克希尔有许多公司做得很好。我喜欢这样的公司。谁不喜欢它?Xi施糖果,他们做得很好的糖果,他们特别注意。

我们的许多子公司都是如此。我们的公用事业公司可能是全美国最好的。我们更加小心地遵守监管机构的要求,更加小心地防止安全事故,并且更加小心地做好我们需要做的所有事情。

我们的子公司北方天然气公司过去属于安然公司。安然公司已经很多年没有做维护工作来让利润变得更漂亮了。那些天然气管道在爆炸时会致人死亡。在购买合同上的墨水用完之前,我们派人去修理管道。我们做的第一件事是弥补未偿债务。

我们不想做任何伤害天地的事。这是最起码应该做的。安然做了错事。只是为了漂亮的利润数字,那些应该修理的管道太恶心了,无法修理。这和谋杀有什么区别?这太邪恶了。我们很快就弥补了维护工作。

格雷格·亚伯是一个管理人才,也是一个非常好的人。爱荷华州和内布拉斯加州毗邻。内布拉斯加州的电力由政府提供。内布拉斯加州的电力公司可以通过向银行借款来抵消税收。他们要求通用电气公司建造发电厂。他们的借款利率约为3%。即使傻瓜也可以成为政府运营的大型电力公司的老板。

格雷格·亚伯掌管着我们爱荷华州的电力公司。在他的领导下,我们的电费远低于河对岸的内布拉斯加州和爱荷华州的其他公司。我们爱荷华州的电力公司是一家值得信赖的公司。它提供稳定的能量。我愿意投资这样一家公司。

爱荷华州50%的能源供应来自风能。农民们愿意让电力公司在他们的玉米地安装风力涡轮机。我们悄悄地在爱荷华州发起了一场革命。监管者,顾客,每个人都喜欢我们。我钦佩这样的公司和这样的人。伯克希尔有许多这样的公司和这样的人。

Q56:查理,你认为你和沃伦会在我们的世界留下什么?这会给后代带来什么影响?不仅在投资方面,而且在想法方面。

芒格:我们已经产生了一些影响,然而,有效市场理论仍然在学校里教授。旧的学校思想是过时的。我需要说的是,有效市场理论大体上是正确的,我们批评每个人都相信的强有效市场理论。

这个理论认为绝对不可能打败市场,也不承认很少有人能打败市场。这个理论认为市场的有效性是绝对有效的,就像物理学理论一样。我称之为“物理嫉妒”。

金融学术界有些人想让金融和物理一样。不得不用物理学理论来解释股票市场,这是完全不明智的。股票市场的情况就像足球场上的暴民,这不能用物理理论来完全解释。

Q57:查理,你已经把沃伦从本·格雷厄姆的投资变成了对公司质量的关注。那么,沃伦也影响了你的想法并对你的改变做出了贡献吗高三励志演讲稿坚持到底?

芒格:我没有像人们想象的那样改变沃伦。即使没有我,沃伦也可以转身。只是我可能已经让沃伦明白好几个月了。沃伦本人可以看出他早期的方法不是很有效。

Q58:查理,我经常听到你谈论你的祖父,但你很少谈论你的父亲阿尔弗雷德·芒格。你能说说你父亲对你的影响吗?

芒格:我特别爱我父亲。与我父亲相比,我祖父更有自制力。我父亲是律师,他的收入相当不错。买了房子和保险后,我父亲把钱花在了他想花的地方。

我祖父总是小心翼翼地存钱。后来,当大萧条发生时,我祖父用他的积蓄拯救了一个大家庭很多年。因此,当我与投资者交谈时,我总是更多地谈论我的祖父。

Q59:你建立了阿尔弗雷德·芒格基金会。这个基金会是做什么的?

芒格:这个基金会是为了纪念我父亲而建立的。我不会在死前捐出这个基金会的所有钱。这个基金会也没有多少钱。

Q60:你打算把基金的钱用于哪些慈善机构?

芒格:我想捐哪里就捐哪里。我不会问别人我应该做什么。

Q61:你认为慈善会如何发挥更大的影响力?

芒格:我自己来。我想捐多少就捐多少。我不邀请员工,我只是自己去做。

Q62:你对慈善有什么原则吗?换句话说,你希望通过慈善事业带来什么变化?

芒格:当我想做的时候,我就去做。当我想捐的时候,我会捐。

Q63:你对你的孙子们有什么期望?

芒格:谁不想让他的孙子们成功?我的孙子们都有自己的工作。其中一个管理着一个小型合作基金,另一个在谷歌工作,是一名软件工程师。

Q64:除了《Barron’s》,你读了50年的哪些杂志?当你阅读其他杂志或报纸时,你刚才说了什么有趣的事情吗,读《Barron's》?

Munger: 《Barron's》杂志。我已经读了60年了,但还没有找到股票的线索。我不是说延迟满足,这是延迟满足。

Q65:嗨,查理,我这里有句名言,请帮我读一下。“我信仰的宗教是对无止境的上帝恭敬的尊重,我们卑微和懦弱的思想所能感知的每一个细微差别都闪耀着上帝的光芒。”

芒格:似乎是一些科学家说的。

Q66:爱因斯坦说过。

爱因斯坦

芒格:嗯,这就是他的感受。

Q67:你觉得怎么样?

芒格:爱因斯坦非常擅长解谜。当他学习物理时,他似乎在猜测一个难题。爱因斯坦特别崇拜发明谜语的上帝。尽管谜语很难,但他们总能找到一些答案。我没有爱因斯坦解决谜题的能力。

Q68:你能告诉我更多吗?我不太明白你的回答。

芒格:假设爱因斯坦对宗教有自己的理解。他的宗教不是世俗神学。爱因斯坦没有谈到对人的仁慈或诸如此类的事情。他只意识到谜语的微妙之处,并相信天堂里一定有一些神想出了这些微妙的谜语,这样他才能理解它们。这是一种特殊的宗教,爱因斯坦的宗教。

Q69:你觉得“给予承诺”怎么样?

芒格:我告诉盖茨我不会出席。因为我违反了“承诺”的要求。

南希去世时留下了我们的共同财产。她让我决定如何处理这笔财产。我非常清楚她想把她的财产留给孩子们。所有的女人都害怕她们的老男人会因为老态龙钟而被保姆之类的人骗取钱财。我知道,南希只是想让我把财产留给孩子们。因此,我把芒格家族一半以上的财产分给了我的孩子们。

这样,我完全违背了盖茨的“承诺”。他和我说,“比尔,我完全违反了承诺的要求。我没有资格宣传认捐。”我违反“承诺”要求的原因是因为我知道我妻子的愿望。这么多年来,我和妻子经历了重重困难。我知道我做的正是我妻子想做的。我不能仿效盖茨倡导的榜样。我当然不会加入。

我不能假装我没有做什么。

Q70:查理,在你和莫恩施的谈话中,你提到克隆优秀的想法特别有用。那么,克隆有什么限制或危险吗?有没有什么时候它不起作用?

芒格:在生物学中,克隆这个词一点也不含糊,也就是说,生物体的克隆。当我们在其他领域谈论“克隆”时,那是另一回事。这意味着我一直在做克隆,意思是把想法从一个地方转移到另一个地方。我喜欢克隆。

Q71:查理,你能回顾一下你买《水牛城新闻》的那一天吗?你压力很大吗?有一段时间,《Fortune》几乎崩溃了。

芒格:我们仍然不是这个地区最弱的报纸。我们打赌我们会是幸存者。我们是幸存下来的人。这种经历相对来说比较困难,而且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看到任何好处。当我们的对手最终踢我们的时候,我们开始赚很多钱。这是延迟满足。七年没有利润,对手死了,金子开始从天上掉下来。税前利润从1美分跃升至7000万美元。

Q72:我们之前说过“克隆”。帕普莱特表示,散户投资者可以通过追踪优秀投资者权益的披露来击败市场。你认为这可行吗?

芒格:非常可行。我曾经建议一个年轻人这样做。这种方法是有益的。如果我是你,我当然会跟随更好的投资者,从他们那里寻找投资线索。

这种方法有问题。如果你追随伯克希尔·哈撒韦,伯克希尔在这条道路上已经走了很长一段路。我们受到尺寸的限制。你和我们一样受大小的限制。你最好跟踪那些在小池子里玩的优秀投资者,寻找你有更大优势的价格。尽管很难从小型基金中找到好的投资者,但这种方法确实有用。

如果我是你,我肯定会这么做。我必须找出聪明的投资者在做什么,我必须密切关注每一个聪明的投资者。不用说。

Q73:你刚才说你曾经建议一个年轻人这么做。你能告诉我们更多关于它的事吗?

芒格:那个年轻人是我的孙子。他有很多钱,也对股票感兴趣。我建议他先做这件事。

Q74:伯克希尔的一些子公司没有被完全控制。例如,伯克希尔持有85%的股份,其余15%是少数股东。当这些子公司进行大规模投资时,会对持有15%股份的少数股东产生什么影响?

芒格:以内布拉斯加州家具城为例,在该城,布卢姆金家族是少数股东。布朗一家喜欢经营这项业务,他们也很富有。

沃伦和布朗一家都住在奥马哈。沃伦把布朗一家的继任者视为自己的孩子。沃伦让他们决定公司的年度股息政策。沃伦对少数股东说:“整个公司的股利政策由你来决定。你可以随意分配。我同意。”沃伦总是和他喜欢的人打交道。

陆离也是。我给你讲一个关于陆离的故事,你会喜欢听的。

陆离

通用电气有一个名声:在一系列谈判之后,事情总是会突然发生转变,而这几乎是一样的。一切都已经到了最后一分钟,对方已经普遍投入资金,明知对方遭到暗算,非常愤怒,也没有办法。通用电气的最后一次突然转变总是成功的。

陆离是风险资本家。有一次,当他和某人谈论投资时,他也使用了“最后一次突然转向”的方法。这个人以前和我们打过交道,帮我们赚了很多钱。这次我们又和他合作了。这个人非常善良和聪明。

现在,让我告诉你陆离是如何使用通用电气的。陆离说,“我必须改变我们的投资。”怎么样?它看起来像通用电气的吗?此时,投资已基本得到保证。我没有要求陆离这么做,是他自己做的。

他说:“看,对我们来说,这笔投资只是一小笔钱,但你已经投资了你所有的财富。我必须加上一个补充条款:“如果我们输了,我们将退还你投资的钱。"不加上这个条款,我不能和你签订合同. "这是陆离强加的一个突然的转折点。

想想看,人们将来需要风险投资基金,他们能不来找我们吗?没有人告诉陆离这样做。有些人生来就是这样。

这样做太聪明了。这似乎是一个非常慷慨的行为,而且确实是一个非常慷慨的行为。但是这样做,自己也能获得巨大的好处。首先,这是正确的行为方式,其次,它对自己有好处。

伯克希尔一如既往的良好行为带来了其他人无法获得的投资机会。有多少人能做到这一点?夏·雷石东能做到吗?像通用电气这样的文化能做到这一点吗?

Q75:本·富兰克林曾经告诉我们,遵守道德是最好的策略。然而,在现实生活中,像夏·雷石东、卡尔·伊坎和特朗普这样的人的行为与陆离相反,但他们仍然成功。这应该如何解释?这和富兰克林说的不矛盾吗?

芒格:萨默·雷石东和我一样,比我早一两年从哈佛法学院毕业。最后,他比我更富有。你可以认为他取得了真正的成功。我不这么认为。我想,不能光看钱。在我看来,夏天的雷石东是一个负面的例子。

通用电气每次将一家公司带入供应链,都会给供应商发这封信,并对供应商说:“亲爱的李·狗儿,我们将携手共创辉煌的未来.(一系列这样的词).但是我们必须整合通用电气的供应链系统.我们计划将您的结算周期从30天改为90天。”

这是在欺负供应商。通用电气有一个专门从事这方面工作的部门,压榨供应商以获取更多利润。

有一家供应商是我比较熟的,通用电气也这样欺负它,那家供应商的销售经理说“不和他们玩了,让他们滚蛋吧。”供应商的老板说:“接着和他们玩儿,你找一找,哪些产品是只有我们独家供应的,是通用电气别无选择的。”他把所有这些产品的价格提高了四倍。

我觉得通用电气无情压榨供应商的做法不对。通用电气内部有这种风气,大家都比着,看谁能从供应商身上压榨出更多利润。做的过分了。

总的来说,通用电气是一家优秀的公司、它生产优秀的产品、有一些优秀的员工。杰夫·伊梅尔特 (Jeff Immelt) 是个好人,只是我不认同通用电气的做法。

我在生活中信奉的理论是双赢。我希望供应商信任我,我也信任供应商,我不想无节制地压榨供应商。

问76:在股市大跌时,伯克希尔买了通用电气的股票,您怎么看?

芒格:这没什么的。当时买通用电气肯定赚钱,后来也确实赚钱了。像这样的股市投资,与我们对公司的道德评判无关。我也不认为通用电气很缺德。

在所有公司中,通用电气总的来说算好的了。他们竭尽所能避免任何产品缺陷,他们也确实做得很好。

我追求成功,但是在最后关头施加转折胁迫别人,为了多赚钱残酷压榨供应商,那不是我的风格。

问77:查理,您说过,您遇到过的最好的一笔交易之一是一家生产鼻烟的公司,能否详细讲讲这笔交易?

芒格:是 Conwood 公司,它生产的是一种令人上瘾的产品,用上之后很难戒掉。这家公司是市场份额第二大的。公司里的人都相信自己的产品,他们每个人都嚼烟。

这家公司的盈利数字漂亮极了,财务上一点问题没有,特别赚钱。它生产的嚼烟引发癌症的概率大约是传统香烟的 5%,但还是能引发癌症。生产这种产品,确实能夺走无辜的生命。

这是沃伦和我两个人见到过的最赚钱的一笔交易,绝对错不了,最终我们还是放弃了。悄悄地来,悄悄地走。当时,杰伊·普里茨科 (Jay Pritzker) 负责芝加哥大学医学院的信托基金,他毫不犹豫地大笔投资了这个机会,赚了二三十亿美元。

你说,我们本来可以轻松赚到二三十亿美元的,没赚到,我们遗憾吗?一点儿都不遗憾。我们为此后悔过吗?一点儿都不后悔。明知是一种可能夺走人命的产品,我们最好不赚这个钱。为什么要赚这个钱?

话说回来,如果只是股市中的一只有价证券,那么我们认为自己不必背负这种良心的谴责。如果是我们自己的子公司的话,那我们不能接受,我们不能做。

问78:查理,是否有这样一个问题,是您觉得别人应该问您的,但是一直没人问?

芒格:曾经有人问我,“我该问你一个什么问题,能对我有帮助?”。

问79:有没有关于 B 夫人的故事,给我们讲讲吧。

芒格:她特别强势,特别专断。她虽然不懂英语,但是能熟练使用意第绪语。她在脑子里做算术的速度一般人根本比不了。例如,长是 104.25、宽是 26.5,她能准确地把面积算出来。

总之,她是个特别专断、特别强势、工作特别拼的女人。她每星期工作 100 小时。她的女婿们人品特别好,都已经很有钱了,每周还工作 50 小时,但在 B 夫人的嘴里,他们是一群懒鬼。

问80:查理,能否回顾一下你们买入 《布法罗新闻报》 的那笔投资?

芒格:当时,我们买入的时候, 《布法罗新闻报》 的市值是 7500 万美元。我们投资的时候, 《华盛顿邮报》 这家公司,把它的每一部分资产卖掉,可以轻轻松松卖上 4、5 亿美元。

这是一家好公司,不只是符合格雷厄姆投资标准的烟头,但是它又符合格雷厄姆的投资标准,因为实在太便宜了。在便宜的同时, 《华盛顿邮报》 的生意还特别好,它很可能击败对手,获得垄断地位。可惜,这个机会能容纳的资金量太小。

你们现在做投资为什么难?就难在这儿。有些机会,真是好机会,可惜只能容纳 400 万、500 万美元的资金。

我们抓住了 《华盛顿邮报》 这个机会,往里面投了 1000 万美元,后来最高涨到了 10 亿美元。可惜,这么好的机会仅此一次。确实是一笔漂亮的投资……

当年我们规模还小的时候,资产负债表上多出这 10 亿美元,对我们来说,特别有意义。然而,这个机会容纳不了几十亿的资金。

所以说,伯克希尔过去的辉煌无法重现。这个小小的机会,让我们能投入 1000 万美元,是一笔非常漂亮的投资。可惜,这样的机会不多。

有人可能以为,伯克希尔做了 10 笔投资,每一笔都翻了 10 倍,一笔投资,我们投进去 10 亿,就变成 100 亿。投资 10 家公司,变成 1000 亿。不是这样的。

像投资 《华盛顿邮报》 这么漂亮的机会,伯克希尔仅有三四个而已。真正自己能看懂的好机会,找起来真是特么不容易,真是不容易。

问81:非常感谢您,查理,您始终向我们传授知识,真心感谢。

芒格:我很高兴,你们这群人仍能享受投资的乐趣。我很高兴,你们还没失去信心。你们也不该灰心。你看,我们这代人,我们这批做价值投资的人,哪一个不是熬出来的,坚持下去,甚至用不着脑子多聪明。我们这一代人里,坚持下来的,都很成功。

你们这一代人做投资,比我们当年更难了。难就难吧,不难还没意思呢。即使更难了,也别灰心。

问82:是否有什么系统的方法能从自己的错误中吸取教训,不再重犯?请问该如何反省?

芒格:我们积极主动地做事情,必然要犯错。我们总是用别人犯的错误警醒自己,这样不必自己去付出代价。我们自己也犯过一些很大的错误,得到了严重的教训。放手去做吧,犯错是正常的,谁都难免。每犯一次错,都能长进一次。

……

我给你们讲一个你们肯定爱听的故事。阿尔·戈尔 (Al Gore) 和你们抢饭吃了,他也进了投资这行。他做投资,赚了 3、4 亿美元了。

戈尔脑子不太好使,酗酒、抽烟,在哈佛的学习成绩也一般般。他像得了强迫症一样,以为全球变暖将给全世界带来灾难,他要挺身拯救地球。他进入资产管理这行以后,坚持不投任何向空气中排放二氧化碳的公司。

他找来了一位合伙人,跟他一起做资产管理,他说:“我们不投任何排放二氧化碳的公司。”他的合伙人是位价值投资者,还是位高手。这位高手,只能投资不排放二氧化碳的公司,他自然选择了服务类公司,微软等服务类公司符合要求,他挑选了最优秀的服务类公司。转眼间,就赚了大钱,戈尔分到了不少。

戈尔也像你们一样,开始搞投资了,还赚了好几亿,就他这白痴。真是搞笑,这可是真事儿。

还有一个有意思的故事。我再讲一个。我知道洛杉矶有个人专门做杠杆收购。他已经做了 35 年了,取得了年均 35% 的收益率。

他也是只收购服务类公司。他的做法不是买入 100% 的股份,然后从中拿出 10% 来激励管理层。他总是只买 60%,把其余 40% 的股份留给公司创始人。

他不买别的,专门买服务类公司。他对服务类公司了如指掌。服务类公司,大家都知道,像存货、应收账款这些麻烦事儿都没有。戈尔投资服务类公司赚了,我说的另外这个人,用杠杆收购的方式,也在服务类公司上赚大了。每年 35% 的收益率。

他是个很聪明的人,让原来的管理层保留大量股份,让他们不单纯把自己当成员工,原来的管理层对公司更了解,能和他一起合作。他这么做很聪明。主要是他只投资服务类公司,对服务类公司的了解比别人更多。

我还知道有这么个人,他不做别的,只做邮件和互联网目录邮购公司。他也是搞杠杆收购。他都做了很多年,长期收益率在每年 20% 以上。他比别人更知道如何吸引客户,他对邮件和互联网目录邮购公司的了解比谁都多,他真是个行家。

我讲了两位专家,两个人精通不同的专业领域,都是内行,都很成功。有启发吗?我一直都是这么讲的,专业化往往是最该走的一条路。我个人比较喜欢广泛涉猎,但是专精一门的人往往能取得更大的成绩。专精一门的人比别人懂的都多。

问83:Hi 查理,我记得,您说过,如果给您一次机会,让您选择一个人共进午餐,您会选择本杰明·富兰克林。请问,如果您和富兰克林共进午餐,您会问他什么问题或聊些什么?

芒格:我需要知道的东西,本杰明·富兰克林已经都教给我了。他留下了一部自传,后人也给他写了精彩的传记。我想要聊的,都和本杰明·富兰克林聊过了。我从他的自传和后人的传记中,能还原出他的生平……

日期:2017 年 2 月 15 日

英文来源:latticeworkinvesting.com

声明:凡注明“聪明投资者”的作品,版权均属聪明投资者。未经授权严禁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违者必究。所有文章旨在记录和传递信息,不代表“聪明投资者”赞同或反对其观点。

本文主讲:
来源:双翼励志网
查看更多高三励志

高三励志演讲稿坚持到底相关高三励志

高三励志其他相关阅读

高三励志的精彩推荐

最新高三励志